大魔法师荀文若

回原来的坑了

不知道两个人跟孩子相处的方式如何,但绝不会对孩子冷淡的吧,毕竟童年经历过孤独很明白这是怎样的痛苦……

【恨网】对面那个网中人,我喜欢你!

两发完。
唉……复婚太难了。



  窗外的天空很蓝,白云懒懒地飘着,南宫恨的心情却像是手上的面包吃着吃着掉下去了一样,原因无他,自己的宿敌交了一位女朋友而已。
 
  关于自己和这个宿敌,俩人之间可以说是颇有缘分,甚至是孽缘了。南宫恨从娘胎里带出来一副阴阳脸,小时候的长相却是走可爱风的,虽然现在的脸随着年龄增长已经长年累月带着一股子凶狠味儿,那时他可因为这脸受了不少欺负,当然小学生南宫恨最终凭借着自己天生一股奇大的蛮力让全校小学生匍匐在地,但是每天他都要在内心呐喊“哦,我好孤独,哦,无敌是多么的寂寞!”就在他准备走上独孤求败的道路上时,某个人出现了。
 

  在绝大部分的小学生的颜值都被淹没在土里土气的发型和麻袋一样的校服里面时,网中人凭借着杀马特的几天一换的头发颜色以及雌雄莫辨的漂亮脸蛋赢得了所有人的注意,当然也包括身为校霸的南宫恨。

  缘分是很奇妙的,这个神奇的小学生刚刚搬到南宫家的对面。据某些脑洞奇大的狐朋狗友的推测,ta的家里面可能还是做黑道的,因为经常有穿皮草的人过去串门,不然老师不可能这么放纵。当然后来南宫恨才弄清楚什么黑道都是狗屁,只是学校校长是网中人养父,纯粹是溺爱孩子而已。但是当时自认为是独孤求败的小学生恨还是震惊了!

  这个女孩子【某人自认为】一定很强,还很好看【重点】,根据美人只配强者拥有的定律,只要两个人在一起,自己一定会成为学校里面的最令人羡慕的男生了。

  然后南宫恨就去网中人的班里面下了战书。

  “如果我赢了,你就要做我女朋友。”

  网中人微微一笑,狭长的丹凤眼眯着,在全班同学的见证下,将自己蜘蛛形状的巨大书包稳准狠地扔在了南宫恨的阴阳脸上。

  “呵呵,”网中人用过早发育的男低音说,“要打架,我奉陪。”

  这一架打的过于天雷勾地火,以至于后来许多年他们依旧孜孜不倦的打架,回忆起来印像最深刻的居然还是小学第一次。据某个当事人回忆说,“那天风很大,天很黑,两个学校著名的特立独行的家伙相约去了后门小树林。谁也不知道过程如何,最后网中人还是没有答应做南宫恨的女朋友,但是他俩的关系却是肉眼可见的好了起来。”

  “风太大,我被头发糊了一脸,不然怎么会输。”网中人事后解释道。

  “我们明明是平手?”

  就这样两人有惊无险升上了初中。因为成绩过于一致,或者说是命运的玩笑,两个人不仅同校,还同班。刚刚看到班级名单时,南宫恨心头一跳,看到一个熟悉的名字。“不会这么巧吧。”然后那人前脚就迈进了破旧的教室。一个漫长的暑假没见,网中人的头发已经变成了固定的深绿色,规规矩矩扎成一个高马尾。

  “哈。”南宫恨挑眉,他觉得很开心,比吃光一桶冰淇淋还开心,自己在心里解释是因为很久没有和厉害的家伙打架了,以至于心跳很快。

  网中人一进教室就感受到了熟悉的目光,然后看到了那个熟悉的阴阳脸。

  “放学,校外?”网中人说。

  “没问题。”

  这一次是平手。风不大,网中人也把头发扎起来了。两个刚刚初中的小屁孩并排躺在秃秃的草地上喘着粗气。

  “你这个暑假去哪儿了?家里面都没有人。”南宫恨爬起来盘着腿问。“你要可乐还是绿茶?”

  网中人扭过脸看他,好久都没回应,久到南宫以为自己把人给打傻了,准备起来去买饮料。

  “我家有个亲戚死了。我回老家去了,所以不在家。”

  “哦。啊?对不起... ...”

  “冰可乐。冻硬的。谢谢。”

  初中可能是人一生成长最快的时期。到了初二,南宫恨的个头已经超过了大部分同龄人,还可以用俯视的角度看班主任了。网中人虽然比他矮那么一丢丢,也足以傲视大部分男生了,脸也不像小时候有点男女不分的婴儿肥,线条愈发明显和硬朗。

  “还是很好看就是了。”南宫恨盯着网中人的下巴发呆。两个人刚刚进行了一次“切磋”,天气太过炎热所以不约而同地停手了,就这样网中人脸上还是流了不少汗。此时网中人正结束了与瓶盖的斗争,仰着头咕咚咕咚灌水,有一滴汗水就沿着下巴的曲线滚进了衣领里面。鬼使神差地,南宫恨的视线也沿着汗水瞄向了对手的衣领。

  “到你了。”网中人灌完水将水瓶扔过来,“你看什么呢,我脸上有东西?”

  “啊?啊啊啊没,没有,我刚才看见一个蚊子飞过去了,又看不到了。”南宫恨一愣,水瓶差点没有接住,不过表情还像是往常一样镇定。

  “哦。”网中人没注意到他的小动作,“我先走了。”

  “哦,明天见。”南宫恨开始拼命灌水。

  不知从何时开始,南宫恨对网中人的感觉好像变了一点。每天他都会关注着网中人的头发有没有变长或者变短,以了解自己的宿敌的心情如何如何,也会看自己的宿敌的脸上面有没有新的伤痕,是不是外面有新的打架对象了... ...虽然大部分都是自己打的。现在他的目光逐渐从头发从脸开始向下看... ...

  两个人从小到大都是让人闻风色变的存在,都没交过什么真情实感的朋友,没有可以作为参考的对象。

  “可能这就是真正的朋友吧。”南宫恨看着旁边一群打联机的同学想。

  没想到的是,这一“再见”,就是三年。

  三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初三那年,南宫恨变成了所有人口中的好孩子。他不打架了,也不玩游戏,下课后也不跟人交流。整天面瘫,像是要把怨气发泄到考试上。上了高中后这股怨气又莫名的消散了,只是这人依旧没什么朋友,关系比较好的也只有隔壁的素同学还有同班的史家兄弟。直到高二的时候,他试着交了一个女朋友。如今那个女生的面容已经很模糊了,只记得她喜欢束着高高的马尾。

  虽然高中老师很严,也依旧阻挡不了班级同学内销比如史家兄弟。那个女生是外班的,是众多给南宫单身恨情书小女生中的一员。某一天,女生马尾的发梢在阳光下折射出抖动的金黄的光,南宫恨心一颤,就答应了。不过到分手,两个人都不像真正的情侣。

  “你心里其实住了其他人,不过你不肯承认而已。”女生说完就干脆利落的分手了。为此南宫恨纠结了很久。

  其他人是什么人?南宫恨自认是个坦坦荡荡的男子汉,在感情方面栽了个大跟头。他却忘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见的还居然是自己的宿敌。

我了个大槽。

铅笔没芯了⸜( ⌓̈ )⸝潦草注意,阴阳师鸣老师and妖怪佐助老师

“佐助,当初你为什么没有杀了我啊?”
“……看起来太傻了懒得下手”
我会说是因为身为人类幼崽的你有点可爱吗?

九尾:“嘿;-)小辈。”
还是之前那个脑洞的延续哈哈哈

今天没啥脑洞,排线也不想排,瘫
粮真多啊开心

养儿子……
谢谢大人们的评论!鞠躬

依旧是之前的脑洞……
看看暑假能不能撸个文爽一把

猫耳万岁!409集真好嗑

今天的涂鸦……
有猫有狗(都是犬科勉强算d是)人生赢家